亚伯拉罕·特等

【Batfamily】小鸟环游记-黄山(3)

比哈特

Dayrain:

以四只小鸟的视角改写我和我哥我姐的旅游经历。今天也依旧想让自己有趣起来。


诈尸更新,给  @亚伯拉罕·特等 小天使(迟到两天)的生贺,生日快乐!渣,求不嫌弃


所有更新请见tag 【小鸟环游中国】


私设如山。融化的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和DC


----------------------


【37】


车上的人不多,他们正好占了最后一排四个座位。


座位安排从左至右是这样的:杰森、提姆、迪克、达米安


车内的女声广播温和地要求乘客系好安全带。


提姆匆匆系好之后就戴上眼罩耳机补眠。


少顷。


迪克:???我怎么没有安全带?


杰森:???我怎么有两条安全带?


 


【38】


两个小时的车程大概是整趟旅行迪克最感动的时光。


常言道:睡死的手足才是最好的手足。


这真的不是没有道理的。


 


【39】


到达目的地云谷寺之后,司机迫不及待第一个下了车,站在车门边点起支烟就抽啊抽,看起来一路上憋得慌。


杰森盯着那盒烟,眼睛亮了起来。


 


【40】


杰森假咳一声,迅速地捂住了前面达米安的脸。


达米安:???


达米安:“你又发什么神经?脑子的水没排干净吗?!”


“二手烟对未成年伤害大。”杰森和蔼可亲地说,一边用另一只手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地从对方的包里摸出了钱包。


“那你捂我眼睛干什么?!还有,说到二手烟,我强烈建议你先自裁谢罪。”


“有吗?你眼睛和鼻子长反位置了吧。”杰森抽出张票子朝司机挤眉弄眼地暗示。


司机:一脸懵逼.jpg


 


【41】


走在前面的迪克回头露出了温和的笑容。


 


【42】


“日后每每说起此事,杰森都激动得拍轮椅。”


大概是这样的惨况。


 


【43】


从停车的地方到售票处还有一段路,路两边全是针对游客的手工艺店。


杰森:“我——”


达米安:“想都别想,不会给你批钱的。”


迪克开始眼神游移,假装武斗争夺战什么的都不存在。


提姆开始一本正经地建议迪克给杰森买个驴用眼罩,以后遇到手工艺店就套上去拉着走。


 


【44】


战斗以杰森回哥谭后买四只鸡五只鸭子送到蝙蝠洞的承诺结束。


 


【45】


远在哥谭的布鲁斯右眼皮又跳了起来。


 


【46】


实际的采购时间比争夺战都短。


几个人分别挑了点小东西带回去送亲友,再走一段路就到了售票处。


迪克向达米安要了钱包,上前去买票。


然后被三个弟弟从和妹子们的热情交谈中拉走了。


 


【47】


“你,可不可以收敛点。”


 


【48】


因为是旅游淡季,几乎不需要等待就搭上了缆车。


正如前一天晚上的出租车司机所言,黄山在他们来之前刚刚下了一场雪,现在山上的积雪也还有部分没有融化。随着缆车逐步攀升,千山万壑涌入视野,在灰白的积雪衬托下肃穆而清冷。


一只鸟轻盈地掠过,寂静无声地没入了树林。


 


【49】


杰森和提姆开始讨论从这个高度背着红罗宾的滑翔翼跳下去能滑多远。


 


【50】


“对了,我在昨晚的宾馆搜刮了四颗巧克力,你们要不要?”提姆打了个响指,从裤袋里摸出了三颗巧克力递给其他人。


谨慎而机智的红头罩先生并没有马上伸手去接自己那颗:“放裤袋里这么久,有没有化了?”


“没有,”提姆将那颗撕开包装亮给他看,然后将巧克力扔进自己嘴里,“现在化了。”


杰森:“……你的那颗呢?”


提姆:“失眠的时候吃掉了。”


 


【51】


提姆:“其实是骗你的。”


提姆:“刚刚吃的是我自己那颗。”


杰森:“算你有良心。”


提姆:“失眠的时候吃的才是你那颗。”


杰森:“……”


 


【52】


迪克在想从旁边下行缆车里的人眼中他们车厢是怎样的光景。


……凶杀案吧大概是。


 


【53】


缆车过半程之后两个人终于消停了下来。


现在他们在讨论从这个高度将迪克扔下去的生还几率有多高。


 


【54】


迪克:“……”


迪克:“‘飞翔的格雷森’不是这样理解的好吧。”


迪克:“不过这种小挑战我还是完全可以应付的。”


 


【55】


如果不是缆车恰好到了顶,迪克将为银装素裹的黄山增添一抹亮丽的色彩。


用鲜血那种。


 


【56】


众人背上背包,兴冲冲地走出索道口,迎面就被一阵冷风吹得整张脸都仿佛冻住。


索道外面是一个视野宽阔的平台,只一眼,黄山的壮丽磅礴不言而喻。和宏村迥乎不同的气势,却一样有着满溢而出的诗意。


几个人情不自禁摸出手机拍照。迪克留意到达米安一直沉默不语:“怎么了,达米?好看到说不出话了?”


“我在想在这种地形里遇到敌袭该怎么应对,”达米安皱着眉头,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了他们一轮,“你们就没想过这里有多危险吗?”


……回去该找布鲁斯聊聊了。


 


【57】


拍够了山群(和达米安的黑照)之后,一行四人顺着旁边的指示继续前进。早在哥谭他们就已经预先订好了山上的宾馆,今天剩下时间的目标就是在光明顶看日落,然后前往宾馆住宿。


山上的路都比较窄,大部分只单边有较矮的护栏。刚下的雪积在路上,很多被踩实了,相当打滑,还有好几个地方干脆覆盖了一层薄冰。


迪克试了试鞋底打滑程度,看了眼后面三个人,想象了一下接下来百分百会发生的各种追逐打斗,有一种想直接先把这三个人扔下山免得继续心累的冲动。


……要不然自己先跳下去也可以。


 


【58】


顺着路走,很快就到了第一个景点。


主道分出一条小路登上一旁的巨石。虽然小路自带了台阶,但由于地形,阶级窄得几乎用不上,只能手脚并用地爬石头。附加冰霜加成之后,让人顿觉有几分吃力。


达米安恨恨地盯着前面两个仗着身高腿长、直接三两下够着干燥部分上去的人,尝试几次都只能踩到带冰的位置,几乎滑着撞到后面的提姆。


间在迪克和达米安之间的杰森很快发现了这一情况,差点笑出声。


达米安的眼神从恨恨变成了暴怒。


 


【59】


“来来来我扶着你。”杰森心情很好地伸出手去。


“滚!”


杰森啧啧了两声,朝他背后使了个眼色。


达米安还没反应过来,突然被从后面猛推一把,一时平衡不住晃开了手。


杰森瞅准机会抓紧他的手,稳稳地将他拉了上去,附带和提姆愉悦地向彼此比了记拇指。


 


【60】


“在这里打起来会同归于尽的。”杰森指着下面的万丈深渊语重心长。


达米安面无表情地按得手指作响。


 


【61】


“你拍了多少黑照了?”仇恨被拉走的提姆事不关己地问。


“一年的壁纸有着落了。”迪克咧嘴笑道,顺手又多拍几张。


 


【62】


走下了第一个景点,继续前行。


实际上景点也不过是视野更开阔,沿路的风光本身已经相当赏心悦目了。又是下午时分,半斜的阳光给清冷的景色勾勒出融金的温暖轮廓,揉合出一种别样的温和。


“提姆,拍照。”迪克咬着自带面包干粮口齿不清地对前面的人说。


提姆回身熟练地摆出了采访专用微笑。


“我是说拍你身后的树让你让开点。”


提姆微笑着送了他一记中指。


 


【63】


眼前出现了一个岔路口,路口的指示牌标明左边的路通往他们要去的下一个景点。


“不对劲,”杰森从迪克那里要了片面包咬在嘴里,一边看着手机的GPS,“GPS上显示从右边走更近一点。”


其他三个人斜着眼看他。


“干嘛,难道你们觉得我连地图都不会看吗?”杰森严正地抗议,“信我还是信路标,你们选吧。”


“路标。”


“路标。”


“路标。”


“人与人之间基本的信任呢?”杰森戏剧性地哀嚎一声,“……虽然我自己也比较相信路标。”


 


【64】


“要不然你可以自己先去右边探探路,对的话就回来汇报。”迪克提供了一个选项。


“如果错了呢?”


“那你就别回来了,正好省饭钱,晚上我们仨可以吃好点。”


 


【65】


《亲情是怎样破裂的》


 


--------------tbc--------------


谢谢你看到这里!


写的时候得知九寨沟地震……希望一切安好!



给大家讲个笑话:圣骑士达里安

忽然发现达里安两次死亡的时候的场景都是差不多的,什么都没有变,只有小莫转了一个身。真的特别心疼小莫,他似乎什么都没有做错,但是他的一生就像是一个笑话一样,心疼的不行。有可能有和剧情不一样的地方,hhhh看到了大家轻拍。

这篇文其实是有下集的,会加老佛爷的戏份,大体是回顾小莫的一生。PS:我觉得小莫在7.0是被伯瓦尔控制了的,所以会延续着一个设定。

题目是炉石的梗:圣骑士的斩杀


在圣光中迎接第二次死亡的时候,达里安忽然想起当自己还是一个圣骑士,还拥有金色的头发和信仰的时候,他死亡的场景似乎和现在一摸一样。

他面对着克尔苏加德的亡者大军,背后是圣光之愿礼拜堂和无数圣骑士的英灵,那时他手握灰烬使者,他乞求圣光让他击退面前的敌人,从诅咒中拯救他的父亲,当圣光在他耳边轻语出那个唯一的办法时,他将那把带给他的家族荣光与诅咒的剑刺入了自己的心脏。

他太痛苦了。他的父亲将他照顾的太好,亚历山大总想着他还小,不需要太早经历这一切,所以将一切都隔绝在了他的视线之外。尽管他知道世界上有太多的邪恶与黑暗,但这一切似乎离他太远,直到他的父亲突然战死。

整个世界在一夜之间都变了,他不得不对着深爱的父亲的父亲挥刀,在他以为悲剧已经结束时,却又发现自己的哥哥就是害死父亲的凶手。他求助于提里奥,而提里奥告诉他只有爱能解救父亲被诅咒的灵魂。

所有曾经让他珍惜的人似乎都已经离开,亚历山德为他描绘的美丽的家庭已经成为了一个笑话。

也许有别的方法能击败克尔苏加德的,但是达里奥不想去想了。与其活着面对这样命运的冷眼与玩弄,还不如接受平静地归于死之国度。

那时的达里安没有想过,假如死亡可以简单地抹平一切的烦恼,那么谁愿意面对人世间的那么多折磨呢?谁愿意面对失恋的痛苦,朋友的背叛,贫寒的鞭笞,全力忍耐换来的侮辱,费劲心血换来的小人的嗤笑呢?还不是因为对死亡后无能为力的恐惧与顾虑吗?

死亡并没有结束一切,相反,它是之后一切更加使人绝望的悲剧的起点。

着数十年间,似乎什么都变了,但是眼前这一幕似乎又是那么熟悉。黑暗的亡灵,光明的圣骑士,一切都没有改变,只有他在命运的玩弄下转了个身。

那个曾经的圣骑士,他所有的信仰与奋斗,挣扎与绝望,现在看来就像是一场噩梦,一个笑话。


黑白骑士好冷

关于联盟和部落

我是一个比较奇怪的生物,身为部落玩家,却是瓦王+小王子+维伦+大萌德+吉安娜+老佛爷的资深迷妹,我表示我对脸萌方面非常友好,绝不是部落脑残粉。然鹅,对于某一些方面的评论表示非常接受不良。

比如总是看到一些类似每个版本联盟都被部落坑,从天谴之门到脑残吼到破碎海滩,的评论。

你们这样说我就不开心了,天谴之门的皇家药剂师以及脑残吼那件事从剧情上看是部落的叛徒干的,如果这也算部落的黑点的话,那我就要说阿尔萨斯不还是联盟的叛徒吗,那我可不可以把巫妖王干的事甩到联盟身上呢?

2234原来是联盟的王子,被腐化成了死亡骑士,然后带领洛丹伦人民(被转化为亡灵的)以及其他后来被转化的种族怼联盟和部落,然后被干翻。脑残吼原来是部落的酋长,被腐化成了真脑残吼,然后带领正统部落和联盟部落肛,然后被干翻。这TM剧情能差多少???

还有破碎群岛,大家开始黑部落不胜利我撤退,但是想想部落能管事的有一个算一个TM全在那里了,从小牛到萨尔沃金女王,领导人里面就差地精还有阿强两个没存在感的了。那个时候四个人已经倒了三个了,如果部落留在那里和燃烧军团肛正面,就像沃金说的,真的以后部落要亡了,那么问题来了,联盟真的能独立干翻燃烧军团吗?无论是为自身还是为大局真的只能撤了,而且在那么险恶的环境希女王还是派了人去通知联盟虽然派去的人全死在半路上了,真的仁至义尽了。相比而言,风暴峡湾狼王在部落没打算动手的情况下袭击也不是太厚道吧。

其实相比于联盟还剩下小王子大萌德泰奶奶维伦,在精锐部队几乎被小吼一波带走的情况下,部落这次出征真的算是倾巢而出,只剩下被从北极召回来的大王看家。在CG里面部落光是负责放空就挨了好多炮,相对而言联盟的压力平心而论比部落小多了,最后也是在几乎团灭的情况下才后退,女王也吹响号角通知双方,真的凭良心说部落已经尽力了,还想让部落怎么样?

从来不想在剧情上撕逼,毕竟魔兽里的人物不管咋样最后还是会在炉石里和和气气地打牌,部落的npc还很有可能变成暴风城的将士,但是一群无脑黑部落的真的把我恶心坏了,联盟和部落中都有英雄和懦夫,都有过荣光与黑暗,作为旗鼓相当的对手,我一直觉得盲目的贬低某一方,也是对另一方的侮辱。

最后在看CG的时候,有一点奇怪的地方,不吹不黑,最后吉安娜去哪里了?就算是束手旁观也应该出现一下啊?



忽然脑洞大开想写文
安度因魂穿到一个奇怪的时间线,那里安度因是国王,瓦王是小王子,然后安度因各种治理国家外加养儿子,然后冒险者带着小瓦王出去打怪的时候遇袭结束的时候小瓦王还会泪眼汪汪地说别告诉我爸爸..........想想就萌的一脸血

好想看瓦王因为安度因不让他出去然后两个人互相怼.......

主要是和别人聊天觉得安度因死爹当国王后一下子成熟了,所以倒退回去瓦王在没有国破家亡的时候是不是也超软萌,也会像安度因一样有一个稚嫩却光明安定的成长时间,而不是在一夜之间被逼着长大......

被萨拉迈尼穿脑

占tag抱歉